邀游在神奇的光海—记第八届中国青年科技奖得主许京军

2005-4-14
                 
                              邀游在神奇的光海
                      —记第八届中国青年科技奖得主许京军
                                   戴丽丽
许京军简介:1966年4月出生于北京。1999年被南开大学聘为“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2000年当选为第十一届“中国十大杰出青年”。2004年当选中国青年科技奖。现任南开大学物理学院院长,博士生导师。
    到目前为止,许京军发表学术论文150余篇,其中被SCI、EI录用100余篇,申请了国家发明专利10余项,申请美国发明专利两项,并且已经获得国内授权7项,美国授权1项。同时,他所取得的科研成果还获得了天津市自然科学一等奖两项,其他省部级科技奖励多项。
    神奇变幻的光子学领域,尤如一座迷宫,令人神往。谁掌握了光子,谁就抢占了科技的制高点。美、日等国明争暗斗,竞争异常激烈。而在这神奇的光海中,有一位华夏骄子奋力遨游,硕果迭出。他,就是第八届中国青年科技奖得主、南开大学许京军教授。
几年前,国际上一份权威报告就预测:5年后,三维光子存储器的市场销售将达500亿美元以上。而未来的几十年光子技术将成为信息、生命医学、能源等领域的重大支柱技术。这巨大的市场潜力,吸引了世界各国的全力争夺。
    在这场光子技术领域的争夺战中,许京军在他的“超级晶体”—铌酸锂晶体研究领域和三维光子存储器研究方面与IBM等国际公司比较起来互有高下,在基础研究和原理方面甚至领先。为此不断有财大气粗的国际公司以巨额投资为条件劝说他打国外品牌。
    “力争具有中国品牌的光子存储器件在国际市场上占有一定份额”。这是许京军和他的同事们心目中的目标。目前,许京军已获7项国家专利,获美国专利1项,另有多项正在等待授权之中;也和两家企业达成协议,引来数千万资金,以加速光子存储器的产品产业化进程和“超级晶体”的生产。
    另外在国家相关部委、天津市政府及南开大学等强有力的支持下,他与同事们一同在南开大学筹建了与国际接轨的“南开大学泰达应用物理学院”,建成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十余个实验室。从那以后,国内学者不再感叹我国的光子技术实验条件落后,反而每年吸引来许多的外国学者到我国,到他们的实验室进行光子技术的研究。也正因为如此,目前在实验室中一支以年轻博士为主的20余人的中高级科研队伍成为研究的骨干力量。
    这些年来,许京军首次发现了光折变光扇光散射光强阈值效应,为实现高品质光折变三维信息存储开辟了道路;首次发现了“背向散射光放大,自弯曲相继四波混频”产生相位共轭波新机制,基于这种新机制的自泵浦在许多方面优于通用的猫型自泵浦相位共轭器;首次论证了对称扇形光散射多波耦合机制等新效应和新机制,为解决对称扇形这一难题提供新的解释思路;发明了多种光折变噪音抑制技术,为无噪音光折变全息记录提供了基础。这些新效应、新机制为拓展光折变研究领域的范围,为成功研制多种新型高效光折变器件打下了基础。在这些研究成果的基础上,许京军研制成功了多种新型光折变器件,为发展中国的光子学器件开辟了新的途径。他所发现的离子导体中光折变效应与超离子相变的相关效应,被国外专家评价为固体离子导体光折变效应的奠基石。
    在这所有的成绩背后,许京军在十几年的研究中曾付出怎样的艰辛?每天睡眠不足4小时,长期的睡眠不足和大量吸烟,以及无时间规律的饮食,使他身体严重透支。尤其在一次实验中,同事不小心的碰触,导致强烈的激光束正好打在许京军的眼睛上,霎时他的眼前一片黑暗。直到现在,他的眼睛还是严重弱视,其中一只眼睛几乎失明。在许京军成为“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之后,许多人对他的10万元年津贴表示赞叹,而许京军却对他们开了一个轻松的玩笑:“如果让你用一只眼去换这个教授,你干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