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人能做到的中国人也能做到——博益气动研究所所长陈乃克

2008-4-11 18:21:55
 

    【嘉宾简介】陈乃克,男,1955年出生,山西太原人。日本琦玉大学工学博士,国务院特殊津贴教授级高级工程师,现任博益(天津)有限公司气动技术研究所所长,中国真空协会理事,国际IEEE协会会员,中国运载火箭研究院特聘专家。

    1989年赴日留学,在日期间主要从事流体理论、空气压控制等方面的研究。1997年3月回国在天津开发区创办第一家归国留学生企业——博益(天津)有限公司气动技术研究所,主要从事高精度压力控制器及气体密封性能检测仪的开发研究与生产。

    归国后,陈乃克先后主持研发了“燃气连续自动配气系统”、“调压器自动测试系统”、“燃气热水器综合测试系统”、“钢瓶爆破自动测试系统”等多项国际先进或国内领先的科技成果,并申请了“自动计算加压、平衡、检测、排气时间的气密检漏仪”等发明专利3项、获得了“气体吸附脱附装置测试系统”等实用新型专利4项,其中“燃气连续自动配气系统”等几个项目获得天津市科技进步奖、技术创新奖。同时为上海大众、通用汽车、丰田汽车、长安福特、华辰宝马、日产等国内外三十几家汽车生产厂研制了以欧洲Ⅱ号排放标准为基准的汽车燃油系统检测装置、适应欧洲Ⅲ号标准的脱附系统检测仪,产品市场占有率达到90%以上。

    曾获2004年开发区保税区先进科技工作者、2005年全国劳动模范、2005年国务院首届全国百名归国华侨华人优秀创业奖、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10大领军人才等众多荣誉称号。


博益气动技术研究所所长陈乃克(图右)做客人民网·天津视窗

    [人民网·天津视窗]:今天我们请到的嘉宾是博益(天津)气动技术研究所的所长、工学博士陈乃克先生。欢迎陈博士做客人民网·天津视窗,参加我们的科技英才访谈节目。欢迎您!

    [陈乃克]:谢谢人民网的邀请。

    [人民网·天津视窗]:陈博士的经历非常丰富,曾经下过煤窑,进过研究所,出过国,在国外企业工作的时候受到老板的赏识,但是陈博士却于97年毅然回国创业,一手创办了博益(天津)气动技术研究所有限公司,您能给我们介绍一下这里面的故事吗?

    [陈乃克]:好的,我是1955年出生的,按照那个年代的话说叫做“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我小学快毕业的时候刚开始闹文化大革命,所以我的中学是在文革中渡过的。文化大革命对当时每个人的影响都非常大,不管是对学生也好,还是对成年人也好,甚至是老年人都受到很大的冲击。文化大革命后期我高中毕,当时高中毕业生的去向有四个面向:面向工矿、面向基层、面向农村、面向边疆。我家在东北的沈阳,那个时期辽宁新建了几个煤矿,所以我就到煤矿工作了6年。

    [人民网·天津视窗]:您刚到煤矿的时候多大?

    [陈乃克]:我高中毕业的时候才16岁,1972年1月份到1978年的2月份一直在煤矿工作。我觉得这六年的时间对我的触动非常大,当时在煤矿工作的时候接触一些外国的设备,这些设备都是苏联三十、四十年代的旧机器,但是就这些三、四十年代的机器,也比当时我们国内生产的设备要好。引进这些设备我们国家也是花费了大量的资金和物力的,你比如说,我们的煤窑需要从1千米以下的地底下掏煤,那煤得运上来啊,就需要用绞车提上来,国产和苏联的绞车都不行,当时我们煤矿引进了一台瑞典的绞车,那是我们用70吨白条鸡换来的,70吨白条鸡是怎样的概念?当时我们老百姓家里要是买一只白条鸡吃就觉得非常不错了,70吨啊,70吨白条鸡才换来一台绞车,并且这个绞车体积还不大,当时我就觉得技术非常重要,没有知识不行。后来我们国家恢复高考,我比较运气的考上大学了,拥有了又一次学习知识的机会。可以说我出生的年代是不幸的,但我是非常幸运的人,赶上了恢复高考,赶上了改革开放,现在回过头来看,文化大革命、在煤矿的工作生活经历,特别是煤矿工人师傅们对我的影响很深。

    [人民网·天津视窗]:您是77级考入了东北大学,当时学的是什么专业?

    [陈乃克]:我当时学的是自动化控制专业,1982年从东北大学毕业之后就留在了沈阳的一家科研单位——东北电力科学研究院工作了6年时间。这6年里我受到了单位里面老知识分子的影响,他们是文化大革命之前毕业的,非常认真,非常用功,他们的工作精神、思想、人生观在这6年里潜移默化的影响了我。

    应当说当年我在东北电力科学研究所工作的时候还是很不错的,单位的领导对我非常地器重,给了我很多学习的机会。当时有一个机会,我们国家有好多援外项目,我们所也有任务(那个时候叫做出劳务),是世界银行投资的项目,世界银行投入资金,委托西门子承包,利用喜马拉雅山上的雪水发电,当时参加这个项目的有23个国家的科技工作人员,还有各个国家的劳工,因为我有一点外语基础,我担当了中国施工团队的工长,在国外工作了1年多的时间。

    这一年对我下决心出国留学所起的作用非常的大,这一年使我全面接触到了国外先进的产品和技术。当时我带着工人给西门子公司做设备安装和调试,就发现西门子的设备和我们国内的设备技术水平上有十几年、乃至更大的差距,甚至有的东西在当时我们大学的教科书里面都没有,在技术上我们落后得太多了,所以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产生了强烈的要出国深造学习的愿望,外国人能做到的事情,我们中国人也一定能做到!我们虽然起步晚,但是我们中国人是聪明的,这一点在当时的现场工作中已经的到了证实。

    同时呢,在那段时间里,我也学到了国外科技人员优秀的品质——实事求是。你比如说,他们的设备的确很先进,但是也存在问题,我们发现了之后,就跟他们说,刚开始他们不承认是自己的设备有毛病,说是我们理解错误了。但是过了很长时间,他们回来跟我说那件事情是他们把图纸搞混了,承认了自己的错误。我觉得这种实事求是的精神是值得我学习的,这才是科技人员应有的学风。所以说这一年的国外工作经历,对我来讲不仅仅是学习技术的过程,更是开阔视野的机会,对国外的技术人员在技术上的思维、想法有了一定的了解。

    [人民网·天津视窗]:您后来出国留学是去的哪里?是德国吗?

    [陈乃克]:不是德国,我去的是日本。说实话,因为一些历史原因,我最初并不想去日本,但是当时我有一个亲戚在日本,他已经帮我联系好了语言学校,我就想,去日本也可以,不仅可以学技术,学好日语也是一大收获,于是我就抱着这样的心情去了日本。

    [人民网·天津视窗]:你去日本的时候单位放您走吗?

    [陈乃克]:不放,当时我34岁,已经是研究室的主任了,我们单位的院长跟我说:乃克,你不要出国了,你已经进入咱们青年干部培养的梯队了,留在单位前程似锦啊。但是我说我主要是想再进修一下,而且我学成后肯定要回国来的。当时研究院里对我非常的照顾,我的房子一直给我保留到我留学回国创业,直到今天每当我想到这些,我心里非常的感激。

    和每个自费留学生一样,我刚到日本的时候非常的不容易。下飞机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工作,当时我还不会日语,只能到台湾人开的料理店里去洗碗,工资非常的低,为什么?因为我不会日语,很多店都不要我,于是我一边上日语学校,一边打工。说实话,刚开始的时候心里也是觉得很不平衡的,你想啊,我原来在国内是工程师、研究室的主任,到了日本却天天要给人家洗碗,心里非常的郁闷,不过后来想,咱们出来吃苦不就是为了学习国外先进的技术嘛,所以我不能光洗碗学外语,最重要的还是要学习技术,所以我学了半年日语之后就利用周六周日去日本的社区图书馆看书。

    本来都是看跟我原来的专业——自动控制相关的书籍,有一次非常的凑巧,我偶然翻到了气动技术方面的书籍,就回想起我当年在西门子工作的时候曾经接触过气动控制技术及产品,这个跟我们国内常用的电动马达和液压马达是完全不一样的技术。我就觉得这个专业非常的新鲜,如果学好气动技术将来回国肯定能吃香。刚好,那本书的后面还有日本开设气动技术专业的大学和导师的姓名,于是我就按照名录里面的联系方法给我后来的导师——荒木先生发了一封信,荒木老师曾在台湾的“清华大学”当过客座教授,对中国的学生比较亲切,认为中国的学生比较优秀、勤奋,并且荒木老师的英语非常的好,我在国外工作的时候英语基础也不错,我们交流起来没有什么困难,可以免掉其他学校所必须的两年语言课程,所以荒木老师就让我直接参加他的研究生考试,顺利的考上了荒木老师的硕士研究生。

    等我硕士毕业的时候,日本经济到了巅峰阶段,各个行业都是用人的高峰,由于我在国内外都有工作经历,工作非常的好找。当时我都找好了公司,导师对我说:你现在有一半博士的课程已经做完了,你再稍微努力一下就可以把博士学位拿下来,如果现在放弃的话,非常的可惜。我导师的夫人也劝我读博士,并且还给我爱人做工作,希望她能够支持、鼓励我继续读博士。这样,我就继续攻读了博士学位。读书期间,导师对我非常的看重,交给我好多工作,给我很多锻炼和学习的机会。当时我除了写论文之外,还指导下级学生们学习,帮老师做一些研发工作。在日本读书期间,导师了解到我不是公费留学生,生活非常困难,就帮我争取奖学金。由于成绩非常好,也非常的幸运,每年我都拿到了奖学金,在大学院我读了5年书都没有交过学费。回想起来,我非常地走运,接触的人都是友好的,我非常感激他们。


博益气动技术研究所所长陈乃克(图右)做客人民网·天津视窗

    [人民网·天津视窗]:您后来博士毕业之后就直接回国了吗?

    [陈乃克]:没有。临毕业的时候我的导师问我是选择留在日本还是选择回国,我说我会先在日本工作一段时间,然后回国。我的导师培养了七位中国人博士,导师说希望我们都能回到中国服务,而且和我讲相信我会回国。我和导师说不管别人是怎么想,我在当初来日本的时候的想法就是学一些技术,然后回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因为我觉得我在上学期间学到了一些技术,但是大学里的学习不像在企业做工作,理论的东西比较多,需要实际锻炼一下,在回国之前还要做一些准备。

    当时我在上学期间接触了一家企业,就是福田公司,专门从事气密检测技术研究、生产气密检漏仪的。气密检漏技术我在国内根本就没有听说过,当时国内也没有用过这些东西。这个仪器是做什么的呢?举一个例子,啤酒的保质期是半年,为什么保质期是半年?因为按照啤酒包装的工艺,是可以保证在半年内的密封效果的,空气进不去,二氧化碳也跑不出来。但是你怎么知道啤酒包装的密封效果呢?这就属于密封检测的工作范畴了。还有,罐头、血浆袋、汽车的轮胎、汽缸、发动机、空调等等都需要这项技术。与我们老百姓接触最密切的是煤气灶、煤气热水器的检测了,如果煤气灶发生泄漏的话人就要熏死,还有爆炸的可能。

    当时这些技术在国内是没有的,我们沈阳人特别爱喝啤酒,但是从来没有人会喝半年前的啤酒,都是喝新出厂的,甚至都到啤酒厂门口排队买刚刚生产出来的,为什么?就是因为我们国内没有这样的技术,保证不了啤酒瓶的密封性(当然也有当时啤酒供不应求的因素)。当时日本福田公司就是专门做这个产品的,公司的老板福田先生和荒木老师的关系非常好,想委托我们导师开发新的检测设备,于是导师就介绍他找到了我。我就在攻读博士后期课程的同时帮助福田公司做研发工作。按理来讲,毕业之后我就可以去他们的公司,可是我当时不愿意去小公司,我觉得去大公司视野会更广一些。导师说,如果去大公司,我年纪大,很难找到提高的机会,大公司只是用你而不会开发你,但是小公司会把技术开发工作全权委托给你,这样你就可以提高很快。


博益气动技术研究所所长陈乃克做客人民网·天津视窗

    [人民网·天津视窗]:你当时多大了?

    [陈乃克]:41岁了。

    [人民网·天津视窗]:在当时来讲,您再过10来年就可以退休了。

    [陈乃克]:哈哈,是啊。导师是设身处地为我着想,我觉得导师说的对,导师给我指的道路非常的关键,最后我决定去福田公司。在去之前,我就跟福田先生说,我不会在日本待很长时间,是要回国的,福田先生说公司以前也招过外国人,都说会回国,但是最终也没有几个走的,他认为我也是说说而已,所以就同意了我的要求。

    我去福田公司的第一天就是开发科科长,过了三个月就是开发部的部长。作为开发部的部长就意味着企业的所有的资源我都可以用。不到半年的时间,我把企业的开发流程和各种资源的应用方法都摸索了一遍,也为企业解决了几项当时 亟待解决的难题,同时也为我回国创业奠定了基础。正好当时福田先生想在中国做生意,派我回国做市场调查,于是我就“公私”兼顾,回国做了创业可行性的调查,考察了好几个开发区,看看到底在哪里投资比较合适。

    [人民网·天津视窗]:您回来创业的时候应当是四十多了吧?

    [陈乃克]:是的。当时1997年的2月份,我42岁。

    [人民网·天津视窗]:97年浦东开发区非常热,您为什么选择在天津开发区,而不是在上海的浦东开发区创业呢?

    [陈乃克]:1996年11月底我回国做市场调研的时候在国内转了一圈,去了香港、深圳、广州、上海(当时就感觉浦东已经非常热了,蒸蒸日上)、西安、山西,北京、天津,还去了东北的哈尔滨、沈阳,我前后跑了十四、五个开发区。经过走了一圈之后我感觉总体来讲,南方的经济比北方要发达,思维比北方开阔,但是和南方人语言上的差距对我来讲是最难跨越的,当时我在浦东开发区,和管委会的工作人员聊天的时候,他们说着说着就说上海话了,我就觉得我到日本去学习要学外语,到上海创业还要继续学一门“外语”,这就麻烦了,所以说我还是觉得北方人要留在北方。

    刚好,当时《人民日报》海外版登了一条消息,说天津开发区设立了海外留学生创业园——泰达创业园,《人民日报》还公布了1996年的全国国家级开发区的十四项评价指标,在这十四项评价指标里面,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是十四个第一,全部都是排在第一,我就觉得这个地方非常地了不起。并且天津开发区在东京设有办事处,于是我在回国考察之前就给东京办事处的人打了一个电话,说明了我的意图,接电话的人说让我到天津开发区找某某人就可以,我回国考察的时候天津开发区接待我的人非常的朴实,他说你来投资我们非常欢迎,当时就把创业中心的负责人找来了,问我想怎么做,他们可以全力支持我,想的比较全面,财务、物业、房子都可以为我安排,包括一些手续上面的事情都可以帮我办。我当时就觉得这些人的素质真高,的确是办实事的,后来我才知道这些人基本都是研究生毕业,当时的创业中心主任就是天大研究生毕业的,我觉得是遇到了知音,感觉非常的舒服,于是我就下定决心选择在天津创业。


博益气动技术研究所所长陈乃克(图右)做客人民网·天津视窗

    [人民网·天津视窗]:虽然说您回国创业的时候,开发区给了您很多的帮助,但是创业能否成功,还是要看您个人,创业也是一件很艰辛的事情,您在创业过程中遇到了哪些困难?

    [陈乃克]:我刚回来的时候带了10万美金,是我的全部家当,不过我当时是雄心勃勃的,因为我在留学的过程中和很多韩国、台湾的企业有过接触,给他们做过项目,回来的时候带了一些开发项目,每个月都会有开发费打进来,所以当时觉得还是非常不错的,装修办公室,招聘,买车,给员工发工资,加上我自己租房子,前期投入比较大,10万美金97年花了一半,到了98年就所剩无几了。正好赶上东南亚经济危机,韩国和台湾受到冲击,原来委托我开发的项目就不做了,那就变成光出不进了啊,当时我的心里就没底了。因为我招的员工有的是大学的讲师,有的是大学毕业生,人家就是冲着气动技术研究所的牌子来的,相信我陈乃克,我要对人家负责任啊,我当时非常的担心和苦恼。

    这时候开发区就出了一条新的政策,叫“40号”文件,说落户在开发区的高科技企业,特别是对在留学生创业园里租房的企业,免除3年的房租。这个政策对我来说犹如及时雨一样,当时我们公司的工资不是很高,每个月的房租基本上和工资总额差不多,把房费免了之后,我一算,还能挺两年。其实这项政策不仅仅是让我从经济困境中解脱出来,最重要的是对我在心理上是一个非常大的安慰,我知道了开发区管委会没有忘掉我们这些回国创业的人,好,我要接着做下去。

    但是要想做下去还面临一个问题啊,那就是市场的问题,原来都是承揽国外的技术开发项目,现在国外的市场不景气了,怎么办?于是我就开始想如何开发国内市场,结果发现国内的市场比国外的市场还要大,还要好。当时国内燃气用具行业蓬勃发展,国家的“九五”计划重点发展天然气产业,提出家家要烧气,燃气用具的市场需求非常的大,98年的时候国内有500多家燃气用具生产厂家,但是刚开始的时候市场比较混乱,煤气灶、燃气热水器没有统一的检漏标准,经常出事故。当时国家燃气用具检测中心觉得国外的检测设备太贵,并且不符合我们国家的标准,他们就联系到了我,对我们给他们研发出来的产品非常地满意,其他的厂家也来找我了,一下子市场就打开了。现在我们开发了好几个产品系列,不仅我们国家的企业用,国外的很多企业也都用我们的设备,前不久日本的一家企业订了我们6台设备,这两天就来我们厂验收。

    应当说从98年亚洲经济危机开始,一直到2000年,我走过了最困难的三年,曾经也上过当,受过骗,也在市场里受过挫折,喝过苦水,也做砸过东西,但是我们的技术受到了客户的认可,适应了市场。


博益气动技术研究所所长陈乃克做客人民网·天津视窗

    [人民网·天津视窗]:您从2001年开始企业步入了相对正常的运转阶段。您的企业一直在从事高科技型产品的开发和销售,您觉得知识产权保护在企业发展的过程中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陈乃克]:坦白的讲,我们的产品也被别人模仿过。我认为发展中国家都有模仿、抄袭的问题,这是时代的产物。在一些发达国家里企业仿造别人的东西之后,从社会舆论以及最终用户对仿造的东西都非常鄙视,这有一个社会整体素质因素在里面。但是在发展中国家,直接从国外进口成本太高,国内又没有这个东西,市场又需要这个东西,于是就产生了一个现象——模仿、抄袭。除非你生产的是名牌产品,一下子占领市场,老百姓也都有能力去消费,就不会模仿的现象出现了,所以说模仿和抄袭是发展过程中必然的产物,如何尽快结束模仿和抄袭的过程,使市场逐步导入正轨,这是我们的管理者需要解决的问题,经过法律的处理和制约,自然就规范了。

    我们作为企业当然不希望产品被别人模仿,所以我们申报了专利,取得了国家好几个奖项。现在我们国家也越来越重视知识产权保护,你比如说在国外报专利是自己掏钱的,但是我们报的专利没有花过一分钱,我们的专利费用都是开发区百分之百报销。我认为这体现了国家政府、地方政府对专利、对知识产权的重视,对企业创新的渴求,渴望企业多做一些专利,多做一些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产品。

    [人民网·天津视窗]:这也体现了政府对企业的支持。

    [陈乃克]:对。

    [人民网·天津视窗]:您既是知本家,又是资本家,既是管理者、老板,还是科研工作者,要搞科研,那么您对您的双重身份是如何评价的?

    [陈乃克]:我们企业每年都有一个大家互相打分评价的工作,员工要给中层干部打分,还要给老板打分,我们有十项评价指标,我得分最高的是技术,分数最低的是管理水平。我觉得员工对我的评价和我自己的评价是一致的,我本身不是一个管理人员,不是一个当老板的材料,我回国的初衷是研究和开发,没想过当老板,我刚开始要注册的是博益气动技术研究所,但是因为作为法人单位,就加了一个有限公司,叫做博益(天津)有限公司气动技术研究所。说实话,我做梦也没有想到能够管一百多人的企业,我之所以能发展到今天,就是因为国内的时机比较好,正好需要这个技术,加上各级政府的支持,而我又抓住了这个机会。

    [人民网·天津视窗]:陈博士是较早回国创业的,在创业过程中经历了风风雨雨,现在企业已经步入了正轨,也取得了一定的成绩。那么您对即将回国创业和刚开始创业的年轻人有什么忠告?

    [陈乃克]:我认为要想创业首先要有自信,而不想失败就要做到诚信。自信,就是对自己能做什么,能做到什么程度,有一个自信,包括你有没有能力承受创业失败,这也是一种自信,要有勇气做事,要全身心投入。再有对员工、产品、市场、客户一定要做到诚信,让别人信任你。如果员工不信任我,就不会跟我走,当年东南亚危机的时候,公司十来位员工一下子走了4个,所以说底下的员工能够跟我到今天非常的不容易,为什么?因为他们当时没有看到技术的发展前景,能够走下来,只是相信我这个人,这是我的诚信。客户买你的东西也是信任你,这就是你的诚信,你比如说,我们在刚开始做燃气检测设备的时候,深圳一家单位跟我们订了一套设备,到交货的时候,发现产品与他们的要求有一些偏差,这里面双方的原因都有,但是我跟他们说,你们把产品给我发回来,你们的钱,我们按照合同一分不差的退给你们,结果到现在,他们还在购买我们的产品,这是为什么?就是我们在经营的过程中做到了诚信。所以我认为「有自信、讲诚信」就是避免创业失败的根本。

    [人民网·天津视窗]:非常感谢陈博士百忙之中参加我们的访谈。

    [陈乃克]:谢谢人民网的邀请。


博益气动技术研究所所长陈乃克(图右)做客人民网·天津视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