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传播之星吴凡:把科学传播当成毕生的事业

2009-4-2 14:23:18

 2月21日,由天津市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天津市科学技术协会、天津科技传播发展基金委员会联合评选出第二届“科技传播之星”(详情 名单)。获得第二届“科技传播之星”称号的66名科普工作者来自天津市的各个科普教育基地,他们在各自的岗位上默默地进行着科普,传播着知识。下面是第二届“科技传播之星”获得者,天津科技馆首任馆长吴凡在表彰大会上的发言。

    我是一个工人出身的科普工作者,今年66岁了。今天有幸被评为“天津科技传播之星”,既感到光荣,又觉得惭愧。因为与赵之珩等获得这一荣誉称号的老同志和许多在一线勤恳工作的年轻科普工作者相比,与党和人民对我的培养及要求相比,我还有很大差距。在这里,我仅把自己在科技传播方面所作的一些工作以及粗浅体会向领导和同志们作一汇报,不妥之处,请大家批评指正。

  一、 热爱科学刻苦学习乐在其中

  科学普及、科技传播在我市有着光荣传统,我有幸亲历和见证了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直到今天这40多年的历史阶段。

  从小我就不仅喜欢文学和美术,而且喜欢阅读天文、数学、物理、化学等书籍。1961年我从天津一中高中毕业后走进工厂当了一名技术工人,先后从事过冲压工、模具钳工、热处理工等工种。我很快就对科学技术着了迷,白天工作,晚间到天津科学技术进修学院业余学习,一头扎进机械制图、材料科学、金相热处理等工程技术书籍中钻研起来。

  1963年起,我参加了河西区总工会技术协作组织的活动,在老一辈劳动模范和工程技术人员的带动下,通过到各厂技术攻关、技术交流、技术协作,开阔了眼界,进一步认识了科学技术的作用,提高了对科学技术的兴趣。我利用学到的理论和实践知识,在工作岗位上搞了多项技术革新,减少了废品,提高了工模具质量,被评为天津市五好职工代表。我虚心向老工人学习,帮助他们总结多年积累的技术经验,并且编写成技术资料,举办技术讲座,向更多的职工群众传播,受到大家欢迎。我还参加了市科协的一些学术报告活动,在那时的“科学园地”报上发表过文章。我也从这些科技传播活动中受到多工种、多学科的熏陶和滋养,得到提高,享受到乐趣。

  科学传播是发展生产和社会进步的客观需要。我市的职工技术协作虽然受到文革的冲击,但没有停止活动,从1969年开始,我们与高校教师相结合,办起了多种技术学习班,编写讲义,出版了“工模具的热处理”等书籍,多少填补了当时四人帮横行造成的一些损失。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迎来了科学的春天,我被提拔为工程师,当选为天津市劳动模范,出席了全国自学成材青年座谈会,调到天津市总工会技术协作办公室专职从事技术交流、技术协作工作,有了更广阔的科学传播天地。

  在这个岗位上,我和广大技术协作积极分子打成一片,深入工厂车间,开展丰富多彩的技术表演、技术攻关、技术革新、新技术推广活动,编写“职工创造学”、“节能热处理”等书籍,举办各种技术学习班,组织了道路挖沟机等重大技术攻关项目,还担任了中华全国职工技术协会委员、天津市发明协会副秘书长等社会职务,在当时的市委常委、市科委主任、市发明协会会长王成怀等领导同志带领下,团结广大发明爱好者,积极支持公众和青少年的发明创造活动,举办我市和全国性的发明展览,出席国际发明展览活动,取得不少可喜成果。

  二、 珍惜机遇敬业奋进奉献为荣

  1994年,我市在全国率先建成了规模最大、设备最先进、科技展品最丰富的天津科学技术馆,我奉调担任首任馆长。科技馆是一种现代化的科普公益设施,担负着弘扬科学精神、普及科学知识、传播科学思想和科学方法,让广大公众体验科技,享受科技乐趣,提高科学素质的任务。由于是新兴事物,缺乏管理经验,我能不能担起管好用好它的重任,心中没底,压力很大。但是俗话说得好,人生能有几回搏?我要珍惜机遇,敬业奋进,开拓创新,下决心在这新的科技传播舞台上干成一番新的事业。

  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路在科普实践中。我来到展厅,面对观众特别是孩子们那一张张稚嫩的面孔、一对对渴望求知的眼睛、一双双操作展品的小手,看到展厅工作人员汗流浃背地忙碌的身影,一种使命感和崇高感油然而生,我有了使不完的力量,促使我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间。我在馆长岗位上一干就是十年。十年来,我很少休节假日,每天早来晚走,因为我需要学习、需要工作、需要经常参加接待工作,接受采访,走进直播间。

  在市领导同志的亲自关怀指导下,在科技馆业内同仁支持和我馆同志的共同努力下,我们一起接待了30位党和国家领导人、外国元首和300多万海内外观众;一起研讨维护展品正常运转的方案;一起编写制作主题展览的内容和展板;一起策划新的展教活动形式;我们在1997年成功引进了我国第一台数字式电子天象仪,建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宇宙剧场;我们设立了天文室,团结天文专家和天文爱好者创建了天津市天文学会,组织了百万人的日食观测活动和年年举办的天文夏令营活动;我们创办了“科技名人园”、动手动脑园地、旭日科普旅行社,科艺展览公司,科乐科技公司,研发了一批创新展品。

  2003年,在我馆名誉馆长、国际数学大师陈省身的策划下,我们创建了国内首座“数学展厅”,举办了数学冬令营,推出了“数学之美”挂历,提高了数学科学科普水平,受到业界公认,在国内外产生良好影响。科技馆搭起了科技传播的平台,搭起了联系领导与群众、科学家与各界人士的桥梁。领导重视科普,群众需要科普,科技创新、经济发展、社会进步需要科普,提高全民科学素质、构建和谐社会、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更需要科普!我们有幸作为科技馆人、科普工作者,有什么理由不努力学习,努力工作呢?我和大家一起,逐渐热爱了科技馆工作,对科技传播事业产生了感情。

  一个科普工作者必须是一名终身学习者,否则难以跟上日新月异的科技前进步伐。我在从事科普实践的同时,关注最新科技动态,坚持系统学习,取得了西南师大“教学论”专业研究生资格,通过了BFT中级英语认证,虚心向周围年轻同志学习,掌握了计算机操作技能,完成了“科技馆与学校教育互动机制的研究”教育部科研课题,撰写了“科技馆在新世纪的地位和作用”等学术论文,参与编撰出版了“天津科技馆展品总览”、“天津科技馆工作文选”、“天津科技馆新闻集锦”、“科学与未来”漫画集等书刊,出席了世界第一届、第二届、第三届科技馆会议并发表论文,宣传了我国方兴未艾的科学传播事业。

  党和政府对我市的科普场馆建设成就和有关人员给与高度评价,老市长聂璧初和陈省身先生荣获全国科技馆建设“启明奖”光荣称号,我馆荣获全国科普教育基地、全国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等光荣称号,我馆展教部荣获“天津市劳动模范先进集体”光荣称号。我和现任馆长李玉明被授予全国“科技馆创业奖”,我还在全国首届科普工作会议上荣获“全国科普先进工作者”光荣称号。我和李玉明馆长被破格晋升为正高级工程师。通过刻苦钻研和努力工作,我馆有61 名同志获得了高级、中级和初级技术职称。科学传播是一门涵盖多学科的跨领域综合性学科,科普工作不再被认为是“小儿科”,科普也有大学问;科普工作者的工作和贡献得到了全社会的认可。

  三、退而不休发挥余热再谱新章

  2004年下半年,我从馆长岗位上退休了,被聘为顾问,同时继续担任天津市天文学会常务副理事长、市科技辅导员协会副理事长、中国自然科学博物馆协会咨询工作委员会主任等社会职务。我觉得党和人民培养了自己这么多年,自己身体还好,应该继续发挥余热,为科学传播尽力。

  近五年来,我利用退休后时间比较自由的条件,到老年大学进一步学习电脑软件知识,掌握了PHOTOSHOP和P PT课件制作等技能,搜集整理大量资料,先后编写了“国内科技馆建设情况概览” 、“科普场馆展教衍生品的现状与发展对策”、“国内外科技场馆类协会的现状和历史使命”、“崇尚科学、善待人生”、“科技馆的管理与营销”、“虚心学习借鉴,走中国式科技馆创新之路”、“博物馆与科普场馆教育”、“创造学入门”等课件,在我市城区、郊县以及北京师范大学、山东、河北、厦门等地的科技馆做了十几场科普报告;我先后出差60多次,足迹踏遍二十多个省市,参加了全国20多个科技馆新馆的建设工程咨询工作;参与编写出版了“宇宙之谜”“中学生学天文”、“小学生学天文”“分享我喜爱的图书”“天津科技传播”等书刊和论文;参与完成了中国科协多项科普课题的研究编写;参加了中国科协“科技馆建设标准”的起草制定工作;参与组织实施了“全国科普资源博览会”、“全国首届科普剧大赛”等活动;我和青年员工们交朋友,耐心辅导他们在思想和业务上不断进步;我还有幸参与了“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的部分内容编写工作,受到嘉奖。

  在前不久中国科协举办的“我与科协”征文比赛中,我的作品还获得了我市参赛作品中唯一的一个一等奖。有人说,我比在岗时还忙。其实,现在得工作比领导岗位轻松多了。我感谢领导和同志们还给我工作机会。我想,自己既然选择了科普人生,就要责无旁贷、义无反顾地沿着这条路一直走下去,利用我的有生之年,为科普思考、为科普写作、为科普奔走、为科普呐喊,把科学传播当成毕生的事业,生命不息,科普不止!正是:满目青山夕照明,科普人生最辉煌!(作者吴凡/天津科技馆首任馆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