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渐远 阅读日呼唤在读书中成长

2009-4-27 9:13:00
  4月23日是“世界读书日”,国家图书馆与中国图书馆学会在北京举行大型公益活动,迎接第十四个“世界阅读日”。今年的活动主题是“让我们在阅读中一起成长”,内容涉及“阅读中国”启动仪式、中华经典吟诵会等,并设置了五个读者活动区。绵绵春雨中,作家、诗人、读者齐聚一堂,以吟诵的方式,庄严而生动地庆祝这个全世界读者的节日。对于这个世界性节日,我国目前已有不少城市组织了相应的读书活动,但国民读书率一直不甚理想,与“全民阅读”的目标之间,仍有相当大的差距。   据2008年4月中国出版科学研究所产业发展中心发表的第五次全国国民阅读与购买倾向抽样调查显示,我国国民图书阅读率(指每年至少读一本书的读者在识字者中的比例)呈持续走低态势,从1999年的60.4%下降至2005年的48.7%,整体呈现“逐年下降”的态势。   按照全国政协常委朱永新在“两会”期间提交的“设立国家阅读节”提案的统计,全世界平均每年每人读书最多的民族是犹太人,为64本;而中国专事读书的九年义务教育在校学生,平均每人每年读书不足5本。中国每年出版各类图书不下30万种,但户均消费图书仅1.75本,世界最大的图书生产国,却是人均读书最少的国家之一。   高价书成为阅读之路的“绊脚石”   多读书,读好书,是国家振兴、民族发展所必须的软实力前提。然而,现在的过高书价却让全民阅读的门槛无形中高了起来,让不少人、尤其是贫困人群望书兴叹。为此,在4月23日的世界读书日启动仪式上,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陈建功建议,降低书价,让更多的人可以接近图书,享受读书的乐趣。   4月2日是国际儿童图书日。这个为了纪念儿童文学大师安徒生的诞辰,国际少年儿童读物联盟发起各种儿童阅读活动,但国内却反映冷淡。国内各大书店,儿童书籍琳琅满目但价格不菲,百元图书随处可见,10元以下的书籍却很稀有。《中国古典四大名著》定价120元、《中国儿童百科全书》定价198元……。许多家长抱怨儿童图书价格越来越高。一些家长在书店选好书后,往往会到网上购买打折书。一位语文老师感叹说,价格高会导致城市贫困家庭的孩子和农村孩子远离图书。   青少年阅读习惯培养不够 功利性严重   有专家指出,对于读书根深蒂固的功利主义和实用主义态度,是造成难以从小培养孩子阅读习惯的重要原因。   长期以来,我国的教育基本是围绕升学的指挥棒在转,一切与升学无关的课外阅读,名义上是提倡,但实际上却是限制甚至禁止。面对繁重的课业压力,中小学生难得有空余时间阅读自己喜欢的图书,同时,家长和老师也总是强调要把时间多用在学习上,少看或者不看没用的课外书。   据统计,2007年全国人均购书量不足5本,其中八成是课本教材。在各大书店的销量统计中,教材参考、考试辅导类书籍占了很大比重,教授如何在职场、官场等人际交往中左右逢源的书籍也大受欢迎。一种新的“读书有用论”正在悄然流行,即非“有用”的书不读,“有用”在这里有着极其严格而狭窄的定义。   我国儿童读物种类的不足也是难以从小培养孩子阅读习惯的一个重要原因。2005年我国一共出版了9583种儿童图书,其中新书5803种,但是这些图书绝大多数是诸如唐诗宋词、古典童话、新老三字经这样的书,往往带有很浓的道德教化色彩。心理学家指出,这些儿童图书未必适合孩子们阅读,也难以引起他们的兴趣。而且家长们往往过早地把读书作为儿童获取知识的主要工具,而忽视对孩子阅读兴趣的培养和引导。小孩子如果从小就觉得读书是一件苦事,长大后就不会愿意主动读书了。   网络新阅读与传统阅读——矛盾统一的两面   4月23日的启动活动中,“阅读中国——当代文学作品(数字)推荐工程”将活动精选的建国后具有广泛代表性和标志性、反映新中国六十年坎坷历程的500本优秀文学作品在国图网站上免费通过数字阅读的方式向全球开放阅读,向更广阔的领域推广中国文化,并向国庆六十周年的献礼。   现今快节奏的生活,使读者渐渐疏远了传统图书,新一代年轻人或已远离传统阅读方式或更多转向电脑、网络等电子阅读方式。但书籍作为人类知识的源泉以及发展的阶梯依然拥有不可动摇的作用,电子书的兴起成为连接传统图书与现代读者的纽带,使其体验到更加愉悦自由的阅读感受。   与此同时,互联网时代带来的多样化的信息渠道也影响了传统意义上的阅读行为。近年来我国国民网上阅读率正在迅速增长,该数字从1999年的3.7%增加到2005年的27.8%,7年间增长了7.5倍,互联网正越来越成为国民获取信息的主要渠道。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舆论研究所所长喻国明教授认为,国民阅读率近年持续下降的趋势比较符合实际情形,但并非像有些人想象的会导致文化的停滞和衰落。喻国明认为,网络媒体与印刷媒体的读者群之间是一个此消彼长的关系,信息来源的多元化,造成了过去印刷媒体最为活跃的年轻消费群出现了8%左右的微缩,报纸或者印刷媒体的老龄化现象也较过去明显。年龄的明显提升,使中年和成熟青年成为接触印刷媒体的主体。   但对此,中国出版科学研究所副所长魏玉山提出,受青年人推崇的网络阅读实际上是一种“浅阅读”,图书的意义在于它所提供的信息,更加接近知识,而非一般意义上的信息,更加不是大众传媒所追逐的娱乐。   “我们应该收获知识而不光是信息。”魏玉山认为,网络上海量的信息会逐渐滋生人们一种浅尝辄止的心态。大家会渐渐习惯停留在某个信息之外,只看到表象、肤浅的一面。实际上,网络信息往往是浏览式的、跳跃式的,难以形成专一的系统的思考。阅读则可以做到这点,这对形成抽象思维有好处。   公共阅读设施欠缺   据第四次全国国民阅读与购买抽样调查显示,图书购买支出占生活消费支出的比例较低。这反映出了由于我国图书价格过高而使图书的消费受到限制。因此,图书馆便自然而然地成了实现阅读的一个重要途径。   生活中,除了学校里的学生和老师,免费的精神盛宴离普通老百姓太远。一些地方修建豪华的公共图书馆,争相比拼硬件的奢华,使原本该是一个地方的文化传播中心、文化活动中心实现文化提升追求的图书馆,沦为了“文化形象工程”。   同时,即使一些图书馆外表漂亮,也掩盖不了公共图书馆内在的尴尬现状。有统计显示,全国每45.9万人才拥有一座公共图书馆,人均图书占有率不足一册,有的基层图书馆年购书费用不足千元。大多数的城市只有市级和区级图书馆,居民很难享受社区公共图书馆的服务,广大农村居民更难以享受到公共图书馆的服务了。馆藏数量不足,书籍陈旧,使公共图书馆难以提供完美的服务。(房瑞标 刘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