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科技辅导员尴尬处境亟待改善

2009-4-8 9:26:28
 没有定岗定编,缺乏待遇保障,有关专家指出:学校科技辅导员尴尬处境亟待改善。   在日前结束的2009青少年节能减排环保创意作品展示会上,由北京二中历史小组和DI社团学生动手制作的“北京四合院模型”,形态逼真,吸引了众多眼球。学生在科技老师的指导下,历时3个月,对学校旁边的东城区内务部街11号院进行了考察、分析、探索,然后利用收集的废料:羽毛球筒、羽毛球胶皮头、泡沫塑料、废展板(KT板)、校园砍伐的废竹子等以一定比例将其制作完成。   “像我们学校,一般将科技小组的活动安排在周一到周五放学后,感兴趣并学有余力的学生在科技老师的指导下,进行相关培训和实践活动。”北京二中学生科技活动中心老师常虹告诉记者,近几年,学校设立了专项资金,奖励在科技创新大赛中获奖的老师及课题小组。“有的老师一年最多拿到过6000元奖励。”常虹补充说,不过目前校内科技辅导员依然是兼职,“中学编制紧张,兼职不占用名额。”   在中国青少年科技辅导员协会副秘书长边立航看来,部分科技教育搞得好的学校不能代表整体状况:“科技辅导员的工作依然被看做是副业,没有定岗定编,缺乏待遇保障,很多老师凭着对青少年科技教育工作的热情,在业余时间组织学生开展科技活动,出了成绩得不到肯定,做了白做,积极性会受到打击。”边立航认为,目前对科技辅导员的工作没有真正严格的评估标准;很多学校科技活动搞不好,其实是在观念上没有对科技教育形成正确认识。“青少年科技教育属于素质教育的一部分,对青少年健康成长起着重要的‘益智养德’作用,不过由于周期长见效慢,在目前依然是考分定前途的情况下,还没有引起社会更广泛的重视。”   北京十二中生物老师刘波也表示,目前经费不是制约科技教育发展的最大难题,主要的压力来自学校和其他科目老师的不理解。在他看来,科技辅导是一个双赢的过程,老师和学生素质都能得到提升。   “从整体发展上看,希望国家能逐渐出台相关政策,解决编制、职称问题,改变科技老师‘名不正言不顺’的现状。”常虹认为,目前处于教育的转型期,不妨以“科技辅导员”为切入口进行局部调整。   北京西城区青少年科技馆特级教师周又红建议,把对中小学老师进行的科技教育培训纳入继续教育学分体系,因为很多对科技教育感兴趣的老师并不知道如何正确有效地辅导学生思考和创作,科技老师也需要长期培训。“继续教育学分”考核制度,是指中小学教师参加由相关部门规划、组织的继续教育,按规定完成学习任务,经考核合格后可取得相应的学分,不休满学分的不能继续教课。“但实际上很多学校就是简单组织老师听几场讲座就算修学分了,对师资力量是一种浪费。”周又红认为目前教师培训存在一定误区,“各科老师只听本学科的讲座,这限制了老师自身思路的拓宽,过去认为老师应该‘给别人一碗水,自己先要有一桶水’的观念,应该改改了,不是给一桶水,而是给学生一个瓢,教他们如何自己舀水。”   “校长在这个过程中起着关键作用。”周又红结合自己多年科技培训的经验告诉记者,曾经多次与一些中小学管理人员沟通,表示愿意免费为该校师生进行科普教育,都遭到了拒绝。“‘有经验无路径’是很多校外专职科技培训人员面临的问题,如果能跟中小学校实现良好互动,对科技教育有很大推进作用。”周又红强调,小学阶段是孩子思维最活跃的时期,应加强科技创新能力的培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