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永怀百年诞辰 缅怀大师操守和情怀

2009-4-8 9:28:27

今年清明,正赶上两弹一星功勋郭永怀百年诞辰。4月4日,中科院力学所小礼堂座无虚席。郭永怀当年的同事、学生以及力学所在读的研究生们与郭永怀的夫人李佩一起,共同缅怀这位科学大师。

  郭永怀90诞辰时力学所就召开了纪念大会,如今又到了他的百岁生日,力学所再次集会追思。然而对郭永怀的追思纪念绝不仅限于力学所“官方”,其生前好友及学生的“民间”缅怀之举也不在少数。

  曾在郭永怀手下工作的谢子秀,从1972年起,几乎年年清明节都与同事陪着李佩到八宝山为郭永怀扫墓。

  1988年12月9日是郭永怀牺牲20周年纪念日,他的雕像在力学所主楼前落成,他的骨灰也同时葬在了汉白玉的雕像下。自此,每年的12月9日,都有人自动到雕像前追思与缅怀郭永怀。没有人要求,没有人组织,这种缅怀之举已成惯例。

  郭永怀的一生太短暂了,仅仅走过了59个年头。然而中科院力学所所长樊菁却用“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来形容郭永怀。郭永怀的学生、上海交大的何友声在叙述这位师长时说,一个人离世不久被许多人怀念容易理解,但过了30年、40年,仍有人怀念他的音容、风貌、处世、人品、情怀、学问、卓识等,这就说明其人格魅力影响之深了。

  作为科学大师,郭永怀在空气动力学和应用数学领域取得了世界公认的科学成就。然而他的不少同事及后生晚辈不仅回忆他对科学和对中国科技的贡献,更忆及他的人品。

  力学所的魏叔如回忆,郭先生作为国际知名科学家和力学所的领导,不是“脾气古怪的科学怪人和一脸威严、居高临下的官员”,而是一个能体恤下情、和属下打成一片的领导者;在郑哲敏院士的眼里,郭先生平易近人,对领导,对高级和初级研究人员,对行政人员,对工人,“他都平等对待”,在大风大浪里郭先生决不随风倒;眭璞如说,郭所长是个受人尊敬的严谨学者,也是一个令人爱戴的忠厚长者,文革开始后,所里的中高级研究人员都被贴了大字报,罪名一个比一个离奇,但“唯一例外就是郭所长,居然没有一张大字报是对着他的”;1965年大学毕业分配到力学所的顾琅第一次走进郭永怀的办公室时,郭所长“让我坐到沙发上,自己却站着……他十分认真地给我介绍磁流体力学室的研究课题、想法和希望,说了很长时间。”这一小小的细节令顾琅终生难忘……

  对于郭永怀,与其相识的科学家们仿佛有诉不尽的情感需要表达。细细琢磨,大概他们是在呼唤今天的人更多一些“郭永怀的操守和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