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移植带来生命的希望

2015/1/5 15:15:16

    就在上个月,中国科协在全国范围内组织开展的第六届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评选表彰活动画上圆满的句号。这次评选活动含金量最高的奖项是从47名候选人中选出十佳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旨在弘扬尊重劳动、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尊重创造的风尚,激励广大科技工作者立足本职、敬业奉献、开拓创新、奋发有为,努力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贡献力量。沈中阳作为天津市科协推荐的候选人,在此次评选活动上进入十佳是天津市科协预料之中的事,因为他值得大家关注,或者说他已经是相当一部分大众的老朋友了。

    他完成我国首例长期存活的肝移植病例;首建移植外科;使移植后乙肝在感染率从80%以上下降到5%以下,彻底改变我国肝脏移植历史;首创我国肝移植患者术后存活超10年的最长生存纪录;建立亚洲规模最大的器官移植中心;创建“无心跳尸体供体”的标准手术方式;开展我国首例小儿肝移植;完成我国首例多米诺肝移植;完成国际上首例多米诺加活体供肝的双供肝移植术;施行首例腹腔镜辅助带肝中静脉活体右半肝供肝肝移植;同时,推动我国器官捐献体系的建立,提高我国器官移植的国际认同度;组建亚洲规模最大的肝移植中心……这些,都要归功于一个团队,东方器官移植中心。他的带头人就是本篇文章的主人公,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院长沈中阳。

传统与创新

    1993年,从日本留学归来的沈中阳回到了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他带回来的除了从日本学来的知识,还有整整7大箱和肝移植有关的东西:15套管路、20多瓶试剂、数十套器皿以及大量的原版书籍。他的归来是希望专攻肝移植,填补中国肝移植上的空白,将肝移植变成临床常规手术,挽救患者生命。

    那时还是一名小医生的沈中阳所需要挑战的不仅仅是技术的难题,还有论资排辈、权威至上的医学界。我国是世界第一的肝病大国,患者数量众多,但肝移植技术却迟迟没有进展,远不及西方国家。虽然老一代的外科专家曾尝试性的进行过人体肝移植,但在多重因素的影响下,最长的一例也仅存活了264天,之后,便再没有人敢去进行新的尝试。沈中阳回来了,带着理想,依靠毅力,凭借创新的勇气,开始了新一轮的尝试。

    实验室太小,小到只有他一个人在工作,他从农场买来大量狗用于实验,将自己大部分的工资用来购买狗粮,通过对狗的解剖和实验,他总结出了一条思路:就是术中及时封闭大部分血管,减少手术出血。

    为了让实验真正造福于患者,他努力说服各方,患者、家属、专家、领导……1994年5月10日,他的理想终于得以实现。他成功发起并组织完成了天津市首例同体异位原体肝脏移植手术,这是我国第一例存活超过十年的肝移植案例,创造了我国肝移植首个长期存活的记录。

    事后,沈中阳回忆起曾经艰难的岁月时,说:“那时候,所有人都认为我是‘痴人说梦’,没有人愿意和我一起从事这项工作,但我认为,肝移植的有效开展会挽救无数人的生命,这也就坚定了我走这条路的决心。”

流言与坚守

    1996年.沈中阳离开第一中心医院,再次远赴日本攻读医学博士。

    不管是之前的归来,还是这一次的离开,沈中阳所面对的都是众人的流言蜚语。归来时,有人说他另类,格格不入;有人说他是疯子,成天窝在屋里和狗混在一起;有人说他痴心妄想,年纪轻轻就像挑战权威,成名成家。离开时,有人说他并非真心,练手过后便离开;有人说他贪图名利,得到了便再去寻求更大的发展……种种流言充斥在他的生活中。

    1998年,沈中阳揣着日本大学颁发的医学博士证书回来了,并且再次选择来到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其实,他有留在日本的机会,享有优厚待遇;其实,他还可以去美国寻求发展,因为他已通过了美国行医执照两个阶段的考试。但是沈中阳用他的行为给那些曾经嘲讽他的人以当头棒喝。他的归来,就是要将肝移植“拉下神坛”,使之成为临床常规手术,以期挽救更多患者的生命,为患者带来生的希望。

    这一次,他向院领导提交了请战书:由他来组建第一中心医院移植外科。他还拿出自己仅有的十万元人民币作为启动基金。他对院领导说:“启动资金10万元,我出。一年后,若是干不出样子来,这钱算我捐的;若干得还行,您再还我。”就这样,我国第一个包括移植外科、移植ICU、移植组织配型等多学科协作的器官移植专业科室——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移植外科学部正式成立了。时年36岁的沈中阳成为科室的带头人。

    为了扶植沈中阳,发展移植学科,医院调动一切人力物力:不管院内院外,只要是沈中阳看中的人才,想尽办法引进;只要有肝移植手术,其他手术一律让路;检验科、放射科、药剂科、血库、车队24小时待命……

    就是在这样的坚守与努力下,1998年9月25日、9月27日两天内,沈中阳带领几位年轻的医生成功完成4例肝移植手术,给国内移植学界带来新的声音。

    也正是在沈中阳和他所带领的团队的努力下,2003年,移植外科学部扩建为东方器官移植中心,几乎达到日均一例的水平;2004年,本院完成507例,院外完成近300例;2005年647例、2006年655例,连续两年成为全世界单中心完成肝移植年例数最多的器官移植中心,使东方器官移植中心成为亚洲规模最大的器官移植中心。截至2013年年底,东方器官移植中心的手术例数和生存质量连续16年排在全国首位,其活体肝移植、劈离式肝移植和肝肾联合移植的手术例数和生存质量等7个单项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风雨与彩虹

    手术的成功给患者以希望,许多患者慕名而来,但这对尚且在起步阶段的移植学科来说无疑是巨大的挑战。

    麻醉给药、精确切肝、出血控制、术后排异等技术环节都还不完善,而需要移植的患者都是危重病人,也就使得这些问题很快暴露出来了,围手术期(从手术到康复出院)成功率明显下降,曾一度跌至50%。为了完善技术,沈中阳日夜守候在病人身边,不是家人却像家人一样焦急、付出着……

    沈中阳没有辜负患者们的信任,肝移植手术临床技术成功了,可在这之后,沈中阳不甘于现状,他又将目光放在了移植后乙肝复发的控制上。与西方国家不同的是,我国80%的肝移植受者与乙肝有关,乙肝病毒在移植后有80%-100%的再感染率。为此,沈中阳与成都的署阳集团合作,共同研制生产出“高效价乙肝免疫球蛋白”;去香港找到“拉米夫定”……除此之外,沈中阳与多领域协作,制定出“肝移植后HBV 再感染的个体化序贯治疗方案及治疗路线图”,将肝移植后的乙肝复发率由80%以上降到5%以下,解决了我国肝移植发展的主要障碍。

    由于我国供肝来源的90%以上是无心跳的尸体供体,所以很容易造成肝移植后的缺血再灌注损伤。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更好的挽救患者的生命,沈中阳研制了适用于腹主动脉及门静脉系统灌注的管路,创建了适合“无心跳尸体供体”的手术方式。而这项技术也取得了国家实用新型专利,现已成为我国普遍应用的标准术式。

计较与无私

    在技术上,他锐意进取,为了更好的救治病人跑遍大江南北,为了解决治疗中的难题不眠不休,可以说是“斤斤计较”。但在教学上,他是宽广无私的,他愿意将自己的技术传授给更多的人,让更多的患者可以接受更正规、完善的治疗。

    面对团队内的青年医生,他甘为人梯。潘澄至今难忘,是沈中阳鼓励他完成的第一次主刀,主动做他的助手,为他补台、助威。在沈中阳的指导下,昔日的小大夫各自独立完成肝移植手术均近千例。截至目前,沈中阳所创立的东方器官移植中心拥有国内规模最大的专业移植团队,涵盖心、肝、肾、肺、胰腺、小肠,是国内唯一拥有这些移植资质的医疗单位,成为被CLINICAL TRANSPLANTS收录的首家中国大陆器官移植中心。沈中阳已经带领他的团队完成了近万例肝移植手术,1、3、5年生存率分别为85.7%、80.6%、77.3%,高居榜首。

    而随着沈中阳在移植医学上的成功,越来越多的人想要到这里来“取经”。为此,他打开大门,欢迎各地的医生学者前来学习。对于这些想要前来取经的人,他的看法是:“人家请我们去示范指导,是为天津争光。而且,如果有更多的医院可以开展肝移植,那么,就会有更多的患者可以顺利治愈,重获新生。同时,别人也学会了,就会出现竞争,这样就可以促使自己不停的进步、不断的创新。”

    也正是因为他的这种开放、无私的想法使得肝移植技术从此走出了天津,在全国22个省、市、自治区的66家医院生根发芽,成功组建了北京武警部队器官移植研究所,为全国各地培养移植医师200余人。

    沈中阳不怕被超越,只希望有更多的患者可以通过肝移植重获健康。在治病救人的这条路上,他一直在努力,一直在攀登,使得肝移植技术真正的成为临床常规手术,在中国破茧成蝶,为患者缔造出一个又一个生的希望。